但是如果它被人偷走了她傻乎乎地

但是如果它被人偷走了她傻乎乎地

第一章
如何自主建构存在感
是什么促使我们去寻找伴侣、组建家庭?为什么我们需要朋友?为 什么我们想要加入一个社团?建立职场关系的意义又是什么?我们觉得 与某些人建立了联系,而当他们排斥、抛弃或鄙视我们的时候,为什么
我们会感到痛苦?我们归属于某些群体,当被这些群体所拒绝或排斥, 他们对我们的不公平对待、侮辱,甚至是身体或心灵上的凌辱,为什么 会让我们有轻生的念头或犯罪的冲动?
存在感不是与生俱来的。它是一个建构的过程,旨在帮助我们避开 最本能的焦虑。正是从出生开始我们便被教导,给予我们的那些要素, 才让我们之后得以存在。
出生与存在
从我们降生到人世间,甚至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人性化的过程便 开始了。推动这一过程的要素有两个。其中一个要素,很显然是婴儿与 母亲的关系,或者是与一个担任母亲角色的人的关系。她与我们说话、
注视我们、怀抱我们、喂养我们、抚摸我们、爱我们。这种亲密无间的 关系是至关重要的。英国精神分析学家史毕兹(René Spitz)通过一个
事例证明了这一点。二战期间,伦敦的一些婴儿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被 安排离开城市,被迫与母亲分离,而这些婴儿随后全部死去。
另一个推动孩子人性化过程的要素也非常重要,即群体接纳。首个 群体是家族,孩子被家族接纳并认可。要知道,第一眼看孩子的目光是
非常重要的。“她长得像她的姑姑。”“他和他爸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 来的。”“他的鼻子像爷爷。”这些话并不是无足轻重的,它们可以理解 为一个孩子被纳入群体的一个仪式。这也就意味着,孩子会在这个家族
中占有一席之地,家族对孩子的存在负有责任。
另一个关键的仪式是给孩子取名字:家人给孩子取一个名字,有时 还会取两个。现在父母通常会给孩子取一个心仪的名字,用作日常称 呼,同时还会取一个小名,这个名字大多是父母或长辈对孩子的爱称。
还有一个重要的仪式是到市政府办理新生儿登记手续,如此一来,孩子 就拥有了市民身份和国籍。另外,还有一些带有宗教色彩的仪式也可以 作为存在的补充证明。
所有这些仪式都是为了让我们从出生起就与一些群体联系起来,而 这些群体会赋予我们一个身份。法国精神分析学家鲍里斯·西瑞尼克
(Boris Cyrulnik)通过观察证实了这一阶段的重要性。鲍里斯发现,在 罗马尼亚的几所孤儿院中,一些孩子虽然有固定的人照看,被给予关怀
和温暖,但他们没有被群体接纳。人类化的过程中缺少这一环节,这些 孩子在精神上也就无法健康成长。
因此,孩子之所以成为人、之所以得以存在,主要是因为孩子与他 人建立的关系:与母亲的关系,与身边其他人的关系,以及与家族或社 会群体建立的关系,等等。在父母的目光下,在社会的支持下,我们得
以存在,或者更准确地说,我们学着存在。
如何定义关系和归属?
关系就像是一个交换:我在他人眼中存在,他人在我眼中存在。而 当我在他人眼中不再存在,仿佛透明的一样时,痛苦便随之而至。关系 是建立在两个人之间的一种情感纽带。
但对于存在而言,仅仅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不够,还需要这些 关系建立在群体之上。
归属于一个群体意味着与一些人有共同的价值观、信仰、目的或利 益,而正是这些实质的或精神上的共同点促成了群体的建立。这种群体 归属的作用之一是让成员团结一致、忠于集体。
这是一个身份的世界。每个人的存在都建立在双重网络之上——人
际关系网和群体网。一面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依赖,一面是个人对群体 的投入。
存在感
A 人际关系
B 归属关系 人际关系连接的是两个个体。
归属关系意味着一个群体中的所有成员都归属于同一个圈子。
这两种关系网既有所不同,又互为补充。有些人际关系是独立于归 属圈子之外的,例如恋爱关系,而有些归属关系也可以存在于没有建立 人际关系的个体之间,工会或行业协会便是如此。
手机可靠兼职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