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签证就折腾了半天两个小助

赴美签证就折腾了半天两个小助

在荣国府这个大家庭中起主导作用的是贾母、王夫人、邢夫人、王 熙凤以及贾赦、贾琏诸人,因此其氛围和翰墨诗书之族迥然不同。来自 书香之家的黛玉进入荣国府后,发现连吃饭喝茶这类细小之事都“不合
家中之式”,在这些问题上她是孤立无援,因此“不得不随的,少不得一 一改过来”。改变自幼养成的习惯虽难但还能做到,可是不适应这个大 家族的氛围却不得不生活在它的环绕之中,这实在是很痛苦的事。其
实,贾府的年轻一代都曾流露过对这大家族生活的不满。抄检大观园事 件发生后,就连最小的惜春在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矢孤介 杜绝宁国府”里,也批评她的长辈:“你们不看书不识几个字,所以都是
些呆子。”经过代理治家,对自己的家族开始有较深入领略的探春则 说:“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 自有我一番道理。”她在抄检大观园后对府内诸人关系的认识更进了一
步:“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象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 我,我吃了你!”在这点上,她们都与黛玉有一定的共同语言。不过, 探春等人是在这个环境中长大的,她们原本适应这个环境,是随着年龄
渐长以及接受诗书熏陶后逐渐产生批判意识,黛玉却是突然间置身于难
以适应的氛围,而它又无时无刻不环绕在周围,其痛苦就更强烈,持续 也更长久。所谓“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指的就是这无形 地网罗一切的氛围。
这种氛围的形成,也包括周围的各种闲言细语,主子们要顾及礼 数,在言语方面要谨慎些,但其眼神与脸色的反映所产生的威力绝不逊 色。至于那些管家或奴仆,他们为了一些利益结成了各种派别,相互攻
讦,倘若有势单力薄的主子妨碍了他们,甚至没妨碍而只是可以欺负以 博快感,他们也不会放过攻击暗算的机会。在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 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里,林黛玉对薛宝钗说:“我是一无所有,
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起小人岂有不多嫌 的。”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只不过说得较为婉转。在第四十九回里,对 荣国府已较熟悉的史湘云对新来的薛宝琴说:“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
就在园里来,这两处只管顽笑吃喝。到了太太屋里,若太太在屋里,只 管和太太说笑,多坐一回无妨;若太太不在屋里,你别进去,那屋里人 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湘云虽是贾母娘家的人,但史家已开始没
落,父母双亡的湘云常进荣国府快乐几日,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与黛 玉一样的寄人篱下,因此也获得了同样的感受。听了湘云的话,宝钗笑 道:“说你没心,却又有心;虽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说这话的前
提,是承认湘云所批评的确为事实。那些说长道短的流言蜚语,很容易 转换为实际的伤害。宝玉后来在《芙蓉诔》中就写道:“花原自怯,岂 奈狂飙;柳本多愁,何禁骤雨。偶遭蛊虿之谗,遂抱膏肓之疚。……诼
谣诟,出自屏帏;荆棘蓬榛,蔓延户牖。”可见就连宝玉也发现了“诼谣 诟”的厉害,他心爱的晴雯不就死于流言的中伤?
上面根据作品描写对林黛玉到荣国府后感受的分析,基本上也可移 至李纨身上。世代为书香门第的李家与功勋世家荣国府的氛围迥然不
同,李纨的文化气质与荣国府诸人,特别是那些长辈们也完全是两种风 格,长期地生活在一起就必然发生摩擦与碰撞,而嫁入荣国府的李纨此 时是孤身一人,摩擦与碰撞的焦点便集中于她,非身历其境者很难体会
到她的痛苦,特别是丈夫贾珠去世后,她的处境更困难,这与受到贾母 宠爱的黛玉还无法相比。前面曾已提及,曹雪芹对李纨的介绍是丧夫之 后,“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但在作品中可以看
到,李纨并非始终如此。在几次诗社活动时,她既稳重又出语机智,并 无槁木死灰状;同样,黛玉也显得活泼甚至调皮,常引起笑声一片。其 中的原因就在于,贾府的那几个小青年有较高的文化修养,他们聚在一
起时形成了与荣国府整体不同的博雅小氛围,在这小氛围里,李纨与黛 玉才如鱼得水,谈笑自若。但这个小氛围只有他们几个聚在一起时才会 形成,一旦分散或进入长辈们的世界,便立即又被那荣国府的大氛围所
吞没。李纨与婆婆王夫人家庭背景的不同与文化气质的差异,是导致她 们关系始终不融洽的极为重要的原因。
由李纨与黛玉这两个知识分子女性的境遇,又可引出个值得注意的 问题:贾府是武将世家,可是他们嫁女儿要嫁给探花,娶媳妇要娶国子 监祭酒的女儿,明显是有意要和知识分子阶层联姻,这又是为什么?要
寻得问题的答案,就须得联系贾府的家族特点做分析。贾家的先祖是有 赫赫战功的开国功臣,功名奕世,富贵流传,可是马上得天下却不可马 上治天下,一个政权的稳固涉及政治的安定、经济的发展以及国家机器
的正常运转等方方面面,这时就非得仰仗文官集团的掌控。因此,尽管 贾家贵为公爵,但随着天下太平,那些武将的地位必然要逐渐下降,一 时间荣耀虽在,实权却已渐失,再往后,荣耀也将渐渐稀薄黯淡;与之
相反,文臣随着重要性慢慢凸现,其地位则不断上升,并握有重权。对 于这种局面的逐渐形成及其后果的不断显示,武将世家当然很清楚,也 很敏感,他们必须寻找办法,以保持家族的权势与利益。
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是要求自己的子孙攻读诗书,通过科举仕途重新 获取权力。世袭贵族之家要实现这个目的是不容易的,那些贵族子孙已 不会打仗,享乐倒很在行,在他们眼中,捧起书本苦读实在是极其乏味
的事。贾府中的宁国府,就根本没出读书人。第三代的贾敬“如今一味 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又不肯回原籍来,只在 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他的儿子贾珍“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
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至于在荣国府里,第 三代的贾赦是长子,袭了祖上的爵位。他既没有读书,也没好好当官, 我们在作品中看到的,只是他为了几把古扇害得石呆子家破人亡,还有
就是老是在盘算将鸳鸯、嫣红这些年轻姑娘纳为妾。关于贾赦的儿子贾 琏,作者曾借冷子兴之口做过介绍:“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 也是不肯读书,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
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这个是“那里肯读书”,那个“也是不肯读 书”,可见要那些世家子弟通过读书去改变身份,实在是极难的事。在 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有段描写告诉读
者,这是功勋世家的通病,而不独贾府如此:
兼职找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