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义的细分外显现出豪乳肥臀的惊

思义的细分外显现出豪乳肥臀的惊

艾德华,是他们当中唯一出人头地的。”
“家族里有没有犯罪的历史?”埃勒里问。 “先生,不要诽谤卑微人物的尊严,”吉米
说,给自己倒了杯饮料,“还是你在补修社会学 学分?我倒没在那个线索上发现什么特别的。” 他突然说,“你想挖什么?”
“说下去,吉米。” “哦,艾德华好像是一个很有办法的小子,
但不是天才儿童那一类,你懂我意思吗?他早 熟,而且野心勃勃,虽然穷,可是有志气,工作
第九章 327
勤奋,而且任劳任怨,终于获得一个南俄亥俄州 钢铁大亨的赏识。事实上,这个富翁后来变成他 的保护人,支持他有一段时间,可以这么说。”
“什么意思?” “在我搜集的故事里,年轻的艾德华是个数
典忘祖之辈,这个没钱的势利鬼,跟有钱的势利 鬼比起来,其行径更令人觉得可鄙。那个钢铁大 亨的名字叫威廉·沃尔德马·盖克尔,他把这小子 从贫困中解救出来,让他梳洗干净,穿戴整齐,
之后送到密执根州一所贵族学校读大学预科班
……从此以后,没听说过卡扎利斯回艾伦顿镇探 视过。他抛弃父母,不要黛西姐姐,忘了史蒂夫 哥哥,也不要其他五个兄弟姊妹和亲友。不但如 此,等到盖克尔骄傲地送他到纽约读医学院后,
他也干脆一脚踢开盖克尔——或者是盖克尔先看 穿他,反正,他们从此再也没有来往。卡扎利斯 1903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1903年,”埃勒里喃喃地说,“才21岁。有 十四个兄弟姊妹,兴趣在妇产科。”
第九章 328
“有趣吧。”吉米咧嘴一笑。 “没什么趣。”埃勒里语气冷淡,“关于他去
妇产科这一点呢?” 吉米·麦凯尔点点头,一副令人好奇的表
情。
“说来听听。” 吉米在一份脏兮兮的资料里搜寻。 “那个时候,医学教育好像还没有完全制度
化,有些人只要念两年,有些人却要修四年,而 且也没有任何产科或妇科的实习或实习医生的实 习期……这上面这么说。很少有医生专攻产科或 妇科这方面的专业,大多是经由师徒相传而成。
卡扎利斯从哥伦比亚毕业以后——顺便提一下, 他是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的——就跟了一个姓拉克 兰的纽约医生。”
“名字叫约翰·F。”警官说。 “约翰·F,”吉米点头,“在东二十几街一
带。拉克兰医生的病人并不只限于妇产科,不 过,显然他这方面的生意不错,才能让卡扎利斯 跟了他将近一年半。一直到1905年,卡扎利斯
第九章 329
开始自立门户,专门……” “1905年什么时候?”
“2月。拉克兰在2月因癌症去世,卡扎利斯 接手他的诊所。”
这么说,阿奇博尔德·达德利·艾伯内希的母 亲曾是拉克兰医生的病人,年轻的卡扎利斯是从 老医生那儿接手这个病人的,埃勒里心想。这解 除了他心中的疑惑。1905年,一个牧师太太是
不可能让才23岁的年轻医生看病的,除非有特 殊情况。
“没有几年,”吉米接着说,“卡扎利斯就成 为东岸的妇产科权威之一。根据我的调查,这个 时候他开始奠定知名度,然后,在1911或 1912年时,当专科医生有了更严谨的定位时,
他那时的业务已经是全纽约规模最大的前几家之 一了。他并不爱财,就我所知,虽然他赚了很多 钱。如何在他的专业领域开创新局面,才是他一 向努力的方向,比方说,他率先提倡好几种新的
技术,作了很多临床实验等等。我这儿有很多关 于他的医学研究成就的资料……”
一天兼职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