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埃拉可以进来吗她平静地走进来

是埃拉可以进来吗她平静地走进来

哈尔茜博士在照顾那个躺在甲板上、名叫?凯丽?的 斯巴达战士。博士很能干……但对他而言完全是个谜。以 前他们在高级军官社交聚会中碰过几次面,他发现她气质
迷人,外表惹人喜爱。但他看过许多有关她的?计划?的 报告,觉得很难将这些报告与她本人联系起来。如果他听 到的关于她的流言有一半是真的,那么从这里到仙女座上 的每一项秘密任务她都有参加。他无法信任她。
?哈尔茜博士,?将军说,他松开握住栏杆的手,把 双手别在背后掩饰他大汗淋漓的手掌,?把伤员从舰桥上 搬走,越快越好。?
哈尔茜博士正看着她的掌上电脑与凯丽的生理监测 仪,它呈现的波纹图起伏不定。博士闻声抬起了头。?将 军,我不想移动她。她的状况还没有完全稳定。?
?照我说的办,博士。她会分散注意力。我们要在这 里打一场仗。?
哈尔茜博士犀利的眼神射向他,其力量足以把一道等 离子束阻截在半道上。
哈维逊中尉跨上前,清清嗓子说道:?夫人,离舰桥 不远处有个逃生舱。?他走到右舷舱门边慢慢把它打开, 然后抽出手枪察看了一遍外面的走廊。
?安全。洛克里尔,约翰逊中士,请帮博士搬一下她 的病人。?
?是,长官。?洛克里尔说,?我巴不得待在逃生舱躲 过这场战斗呢。?
约翰逊中士把他的步枪放在凯丽的胸脯上说:?得了, 洛克里尔下士,快点来帮忙。这个女士穿着盔甲比你的相 好可重多了。?
洛克里尔与约翰逊中士抬起凯丽被压得直哼哼,二人 一起把她搬离舰桥。哈尔茜博士跟在后面,末了朝将军投 去怨恨的一瞥,随手关上了舱门。
威特康将军叹了口气。他同情这个斯巴达战士……非 常同情——问题就在这里。有她在近旁他不能集中精神, 他会希望不停地得到关于她的身体状况的报告。见鬼!要
是对她有好处、他甚至会走过去跪在她旁边握着她的手。 他爱他手下的男女战士,就像他们是他自己的儿子、女儿 一样。自古就有句关于指挥的格言: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领
导者,你必须爱护属下:但要成为一个伟大的指挥家,你 必须愿意把你的所爱毁灭。
静电噪音响起,士官长报告:我们已就位,将军。预 计修理时间为两分钟。?
?明白,士官长。?威特康将军回答,?完成后说一声, 并把自己拴牢——我们会马上加速。?
?是,长官。? 轰隆声从甲板上传过来。
?遭等离子撞击,长官,?科塔娜解释道,?力量非常 强大,足以使舰侧的传感器与掇像机瘫痪。?
威特康将军用他粗粗的手指理了理胡子。?几分钟后 这个空间就会把我们撕成两截——?他眯起眼睛望着舱壁 上的显示器,试图数清敌舰的数目,?要是那些圣约人部 队的战舰不会抢先代它这么干的话。?
他转向科塔娜,?敌舰有多少艘?哪些是真实的,哪 些是幻觉??
?不可能数得精确,长官。在它们把我们与它们之间 的空间填满等离子束前我数有十四艘。现在……?数字符 号沿着她的身躯流动,发出蓝色与靛青色的光芒,?估计 现在有三到五艘运作正常的战舰,长官。?
威特康将军咬紧牙关,凝神思索。他必须让这艘飞船 动起来还必须消灭一两艘敌舰。也许这个充满等高子束的 混乱空间会把其余几艘解决掉。
现在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他们惟一的机会。他必须相 信士官长能把输送管道修好。
?很好,科塔娜。他说,?加热‘葛底斯堡号’的反 应堆到最大功率,把所有可用的炮塔都充满能量。?
?是,长官。稍等。? 他看着一个屏幕,那里显示的是?葛底斯堡号?倒转
过来与旗舰相接的图像。
?‘葛底斯堡号’上的发射舱是不是还完好?气密性 能如何??
?是,长官。它的气体泄漏量很小,是 32 千帕每……?
?给发射舱增压。?
?明白,将军。但是,?科塔娜答道,?这会使我们的 空气储量降低到危险水平。?
网上兼职哪里找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