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进攻占据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

烈进攻占据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

“女侠饶命……饶命啊……小人不是有意冒犯你……请你大人有大 量……饶了小人……”周通眼中流露出了慌张,语无伦次起来。
杨采苓面无表情地瞧着他,冷冷道:“我一生最恨强抢民女的盗 贼,今日你撞上我,算你倒霉!有什么冤屈,到地府去和阎王爷说 吧!”
周通苍白着脸,吃力地说道:“女侠若是救我……我便将山寨之主 的位子,让与女侠!”
杨采苓没有回答,反手将扎入周通大腿的匕首倏地拔出。由于速度 太快,刃尖离开伤口后,还带出了一条血箭。周通吃痛大叫,疼得差点 晕死过去。玄武慌忙上前,用牛筋绳绑住周通大腿根部,然后将金疮药
的药粉撒在伤口处。只是那血量实在太大,敷在上面的药粉不时地被鲜 血冲散,反复试了好几次才成功。
此时周通已经奄奄一息,双眼也耷拉着,有气无力地看着三人。 杨采苓给玄武使了个眼色,道:“把他带出去。”说完便转身离开卧
房。
延庆公主触目所及都是鲜血,只觉心惊肉跳,慌忙随着杨采苓出了
门。玄武替周通止住大出血后,将其背负在身上,紧跟着她们。
他们走到山寨前,一处方圆约一里的演武场。此时,演武场上哀鸿 遍野,横七竖八倒满了人,皆是桃花山上的喽啰。他们被筋酥膏燃烧的 毒烟熏得全身无法动弹,但意识极为清醒。演武场的点将台上,大当家
李忠被人用麻绳绑在一根十字架上,神色尴尬至极。杨采苓快步走上点 将台,环视台下众人,并不说话。玄武将周通轻轻放置在台面上,延庆 公主则立在杨采苓身侧,见这么多人被他们制服,心里颇有些得意。
点将台下的群贼知道杨采苓使了毒计,个个激动义愤,几个尚有些 力气的,指着他们破口大骂,言辞不堪入耳。杨采苓并不理会,只是高 举手中那柄带血的匕首,朗声道:“你们的头领已经被我们抓住了,现
在我只需动一动手指,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有种杀了我们!” “放了头领,大家明刀明枪地干,偷袭算什么本事?” “妖女,等解了毒,我第一个杀你!” “还有那边的秃驴,别以为躲后面,我就看不见你!”
台下辱骂声一片,更有许多污言秽语,往杨采苓身上招呼。 杨采苓浑不在意,自从与唐霄决裂之后,她性情大变,内心变得极
为坚毅。待骂声渐弱后,她朗声道:“你们所中的毒,名唤筋酥膏,若
无解药,行动力也无法恢复,三日之后必亡。想要活命的,只要对我表 示效忠,我便可在明日调制解药,给大家服用。若是怀有二心,那就在 这个演武场上,慢慢腐烂吧!”
玄武侧过头去看杨采苓,只觉得她十分陌生。究竟哪里不对劲,又 说不上来。
众贼一听,咒骂声果然停止,变成了七嘴八舌的讨论。有人说这女 贼妖言惑众,有人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众口纷纷,莫衷一是。
李忠在她身后讨饶道:“女侠,周老弟要强行娶你做他老婆,我一 直不肯答应,你可不能杀我啊……我只是个江湖卖艺人,落草也是逼不 得已,这山寨的大当家不如换你来做!”
那群喽啰听大当家向一个女贼告饶,灭自家威风也就罢了,更见他 只顾自己讨命,却不为众位兄弟说上半句,霎时间便对这头领失了七八 分信心。
杨采苓寻思,这两位当家都是做事悭吝,贪生怕死之徒,只是平日 里狐假虎威,下属们并不知他们为人。今天自己就试他一试,让桃花山 众瞧清楚他们的真面目。当下又道:“放在你面前有两条路,第一,饶
你性命,其余的人就得死。第二,死你一个,我就放了他们。你自己选 吧!”
李忠先是微微一怔,他瞧了一眼周通,高声道:“我本要去渭州, 却被你们请到这山上落草,当匪盗原非我本意,如今女侠给了我一条改 过自新的机会,我李忠若还执迷不悟,枉自为人!周通兄弟,你待我不
错,可是匪道终非正途,希望你来世能够醒悟……”
他方说了一半,延庆公主便听不下去,上前骂道:“这么多兄弟跟 着你出生入死,你一句匪道终非正途便甩了他们?你……你算什么好 汉!”
在她心中,原本对江湖极为向往,那里有道义,有忠诚,有不爱其 躯、路见不平的好汉。可是这几日来的所见所闻,多少令她有些失望。 不止延庆公主,台下众贼见李忠如此不义,亦将矛头直向了他,骂声不 绝。
杨采苓大声道:“各位都听见了,不是我要你们死,是你们的大当 家要你们死。大家休要怪我心狠。”
众贼听了惊骇万分,叫骂者有之,哭号者有之,瞬时乱作一团。忽 然有人在人群中高呼道:“女侠,你若是能饶了众位弟兄的性命,大家 便鞍前马后跟你跑,出生入死为你干,推你为桃花山之主!”此言一
出,众贼接连称善。李忠见台下的喽啰们反水,也惊慌起来,把脸转向 杨采苓哭诉,求她做主。
网上兼职挣钱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